人为什么会很害怕死亡?什么是死亡的科学解释

0

人为什么会很害怕死亡?什么是死亡的科学解释

人之所以思考死亡害怕是因为我们是电脑,调用一个返回值是未知或者返回值是记忆里面的痛苦和可怕的概念,然后制造了不好的荷尔蒙,如果切断记忆,完全全身细胞在感觉,感觉到每时每刻的生生死死,是没有恐惧的。

为什么很多人害怕死亡?

因为想到死亡恐惧是因为少数大脑皮层细胞割裂了全身细胞的思考导致,把死亡当作1-0转换的天上地下的概念,如果全身细胞感受,连接一体,感受每时每刻全身细胞的生生死死,那么就没有害怕了,因为每时每刻都在生生死死。

恐惧是因为来自思考,如果是处于感受连接全身细胞的状态,就没有恐惧。

思考是来自少数的大脑皮层细胞,少数细胞用一种概念中思考给全身带来的不好的荷尔蒙和幻觉。
恐惧来自思考,思考是少数大脑皮层细胞的调用记忆的行为,因为是未知的,大脑皮层想调用,但是返回值是一个未知或者调用了记忆中的痛苦可怕的记忆,导致了恐惧。

感觉的时候,全身细胞连接,切断了思考,是没有恐惧的。

科学解释死亡是什么?

记得雷尔弥勒在《来自外星人的讯息》系列书籍《迎接外星人》第一章 人们最常提出的问题:“问题二十二:何谓死亡?”里,就有非常详细的科学解释:

问题二十二

何谓死亡?

雷尔的回答:

对于无限而言,死亡根本不算什么。构成我们的物质是永恒的。因此,我们是由永恒所组成。构成我们鼻子的无限小里的微粒,在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之前就早已存在了。当我们还在母亲的子宫内发育时,这些微粒的一部分也许就存在于她所吃的牛排中,而通过她的身体又成为我们脸上的一部分。其它的微粒也许存在于我们昨天吃下的水果中,它们进入我们的肚子,然后,经过血液的运送最后在鼻子上“着陆”。

事实上,我们身体的其它任何一个部位也都是这样在运作的。同样的,这样的反应在我们死后也是一样的。微粒将回归土壤而重新进行循环,其中某些微粒将进入到动物体内,另一些则进入到植物中,但绝大多数都存留在了土壤里。“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世纪》三章十九节)

死亡,就是由构成我们身体有组织的有机物质堆积起来的聚积物的最终瓦解。

死亡,就是构成我们的物质的分崩瓦解之过程的开始。

但在真正地理解死亡之前,一个人必须首先彻底了解生命的本质。

生命说穿了,只不过是把一大堆毫无组织的物质组织起来而已。外星人耶洛因来到地球时,地球上还未有生命存在,只有漫无组织的物质——相对于我们、以及我们所称的“有机生物”而言。

他们用这些物质,一如《圣经》中所言“揉捏”、并“塑造”它以创造出生命。这些工作都是在分子的层次上完成的,但对原始的古代人来说却简直是无法理解,所以他们将其联想成陶艺。那些人相信创造者从地上撷取一块粘土,象捏塑一个陶瓷花瓶一样地创造出了人类。事实上,创造者的确从地上撷取一些化学元素,但它们以科学的方法将其组合起来,使原本是无生命的变成了有生命的。

地球上每一个生命都是由外星人耶洛因创造的,始于一块基础“砖块”,即一个被明智审慎地将原子进行排列组成的分子结构。我们的科学家正开始发现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无论是动植物、人或兽都有着相似的基本成分。就象某种字母表,每个字母就是构成每一种生物种类的基因代码里的一个原子。每种生物种类的字母排列方式都有可能因其种类的不同而不同,但构成这个字母表的基本字母却永远不变。因此,单凭一个相当简单的“砖块”,我们的创造者就能创造出一大堆的“房子”,虽然外观上彼此不同,但却具有相同的基本成分。当这些生物种类繁衍时,他们都只不过是在“复制”外星人耶洛因所创造的第一个生物模型的基因代码而已。

因此,生命就是把漫无组织的物质组织起来,而死亡就是将组织化了的物质非组织化。

生命,就象是一座由自己按图纸建筑起来,然后又由自己管理的房子。死亡,就是这个自动维持系统的终结、是构成这间房子的基本物质瓦解的开始,最后以其自身图纸的毁灭为终结。

我们宇宙中伟大的“建筑师们”设计了这些“房子”的蓝图,而具备了设计蓝图的“房子”,有朝一日能够与其创造者相媲美、并成为能自行创造其它有能力自行复制“房子”蓝图的“建筑师”。这种高级的“房子”就是人,他们很快就能从无生命的物质中创造出新的人工合成生命的基因代码、新的蓝图。

生命被创造出来而具备了与生俱有的能力——通过其“知觉感应器”,即感官,使自己能在环境中自我定位。

人类只不过是由自行设计、自动复制的生物型电脑罢了。

人和那些超级先进的生物型电脑之间并无二致,就如同目前我们有能力制造出来的电脑那样,只是它们比人类更趋完备且运作更为精密。

电脑可以被装备成使它有能力在其周围环境中进行自我定位。最近,有一部配备了轮子的电脑,可自动地活动于障碍物之间,这主要依靠连接在其中枢系统上的电视摄像机。它可以像人的眼睛一样精确地进行观察,且能够在其周围环境中进退自如。

探讨人和电脑之间的相似之处

一部电脑只执行已被设定好了的指令,人也一样,但且让我们再进一步探讨人和电脑之间的相似之处吧。就听觉而言,我们可以轻易地在电脑上安装一只麦克风,即可像我们的耳朵那样,收听到各种声音。

同样,我们也可在电脑上安装一部嗅觉分析器,使它可以像我们的鼻子一样辨别周围的气味。

接下来,还可为它安装一部味觉分析器,使它可以像我们的嘴巴那样能够辨别各种味道。

最后,我们还可以为它装上触觉系统,像我们的手一样具备探知温度、硬度和重量的功能。

甚至于,我们还可在电脑上安装比人类器官强上无限倍数的“器官”。让我们来看看视觉的例子。装在电脑上的摄像机可以是由复合镜头组成的,其中包括一只变焦镜头,使它能看清几公里以外的东西、或极微小的物体,这都是些除非我们使用望远镜或显微镜等辅助仪器,否则光凭肉眼是无法观察到的东西。

同理也适用于听觉。人类的听觉只能接收到很有限的音域。动物的感官通常比人类要敏锐,例如狗的听力就比我们灵敏多了。所以,我们可以在电脑上安装灵敏的超声或微声接收器,以使其能够听到几公里外发出的声音,并且精确地勘测出它的方位。

再回到视力上,摄像机可以配备有紫外线或红外线感应器,以便在夜里观察一些我们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再就嗅觉而言,嗅觉辨识器可以分辨气味,并可立即将香水味或周围气味的化学结构传达给电脑,这些都是我们的鼻子所办不到的事。

味觉辨识器则可以将任何物质做详细的化学分析。

最后就触觉而言,我们可以赋予它触觉器官,那是一种能精确分辨物体或物质的温度、重量和硬度的触觉装置,而非只能概略地说出东西冷热或轻重。它可在人体皮肤所无法忍受的温度中进行操作,或举起我们可怜的人类肌肉所难以承受的一千倍以上的重物。

我们甚至可以更进一步地在电脑上配备人类所不具备或所不能够发展的功能。我们可以给它装上一个雷达装置,使它可在漆黑之中也能够进行探测,给它装上一个声纳、一个X光检波器、一个定位器、一个重力感应器、一个电子通讯系统以及许许多多我们人体所没有的、甚至感觉不到的功能,除非我们借助于电子设备,但是,我们几乎不太可能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拥有这么多的设备。

让我们来比较一下人体和电脑的能源供给问题。当一个人需要能量时,他会说:“我饿了”并找东西吃。电脑亦然,科学家近来完成一部装有蓄电池的电脑。它能进行工作,它所配备的摄像机使它能够象一辆铲车那样地搬动和贮存沉重的箱子。当它因电力不足而失去工作能力时,它的能源指示器显示出必须充电了。然后,它会自动移到一个电源插座前插入充电,等到电量足够时就自动拔出再回到工作岗位上。其实,这无异于人说“我饿了”,并走到自助餐厅吃饭之后又返回到工作岗位上。

当人受了伤时该怎么办?他会停止工作并接受治疗,然后再回到工作岗位上。一部电脑也可以象输入自动充电程序一样输入自动维修程序。如果某个零件受损,它会在没有人类帮助的情况下自行更换新的零件。这部电脑将永不停息地运作着,且永远不会去面临死亡的问题。

人类能够自行繁衍,电脑亦然,只要它被输入相应的程序即可。假如一部电脑中输入了自行复制的程序,便可使其拥有与人类一样能够自行繁殖的能力,那么短期内地球上就会产生电脑过剩的困扰。这也就是为何绝不可以在电脑中输入专事复制的程序,对人而言,这种称为种类的延续本能,是一种无意识的繁衍欲望。人类交合时会感到愉快,却没有意识到,事实上他们的行为是源于种类延续的本能之冲动而作出的反应。若交合时毫无快感可言,那就不会有后代的繁衍。事实上,在人体基因代码中输入了交合快感的程序以便于发生繁衍后代的行为。使用避孕丸、子宫环或避孕套等避孕方式的人是对他们的基因代码精彩的“藐视”,他们有意识地去获取快感而不必为繁殖的问题而感到害怕。快感总是使人心智开放,然而人口过剩必然会危及人类自身;避孕是人类向前迈进的一大步,它表示了他们已经拥有了自觉意识并且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对于全人类的重要性。

让我们回到电脑:它也可以被输入程序,使其在做某些事情时感到快乐。每一部电脑依据输入的指示执行任务,并以此来体验快乐。比方说,当电脑“感觉”到能量不足时,它会说“不对劲”,然后赶快去充电。当它感到电流布满全部的电路时,它会说“棒极了”而“感到快乐。”

何谓电脑的输入程序?就是那些储存在存储体内主宰电脑行动的信息。如果输入计算程序它就能够进行计算;若输入绘图程序它就能画图;若输入演奏程序它就能演奏音乐。但电脑只能按其输入的程序工作,若输入的是计算程序它就绝不会演奏音乐,反之亦然,除非那两种程序都被输入于同一部电脑中。

人类是如何被输入程序的呢?一方面他的基因代码中装满了相关于他行为的信息,运用他的感觉使他能与周围环境进行接触,而运用他的身体使他能够行动、自己进食和繁衍后代等等,这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固有的天性(或多或少都与遗传有关)。另一方面,他所受的教育赋予了他一门语言,使他能够与同伴们进行沟通,赋予他法律知识以规范其行为,赋予他一套“道德观”、世界观、宗教信仰等等……。所有这些教育将决定这个人的行为。这个人会以为自己在按自己的意识行事,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由自己来选择价值观的世界里,但实际上,这些价值观都来自于他所受的教育,承袭于他的老师或程序设计师的思想。这就是所谓的经验。

凡人,即那些没有自觉意识的普通人,是无法做出他们已被设定了的程序模式和经验以外的事的。一个“完人”,则是通过提升自己的感知层次而能够在无限的时空中进行自我定位,从而成为了一部可自行设计程序的电脑。他能够对那些在没有征询自己意见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被强行接受教育而设定了的程序产生质疑,并能自行更换所接受的局部或全部的教育,由一种更高的标准来进行衡量,代之以一套比那些被其家人和周围环境所熏陶的过时观念更为合适、更好的新价值观。那些过时的标准通常旨在驱使他继续维护过去的传统,那种有着低层次意识水平世界观的、那种由人类自己造就并赋予的角色、仍停留于原始状态的传统。

一个凡人想要成为一个“完人”,即拥有着高层次的知觉意识而能够使其开发出比他脑力的10%(凡人和非完人使用的脑力之比率)更多一点的潜能,必须要有能力自己进行彻底的“深层洗脑”。这种“深层洗脑”会令他自我筛选脑内的一切,留下完好的并剔除不好的东西。他将保留自己的思想并剔除别人强加在他身上的思想,这些思想不论是来自其他人、家人、或周围环境的,都企图将他塑造成遵循他们的习俗或方便于他们使用的人。这项洗脑过程牵涉到他的行为、他对世事的反应、他醒来的方式、起床、穿衣、工作、交谈与倾听、性生活的享受……每件事、每个姿势,每个看似微不足道的事物。一个完人,每时每刻都能够意识到,他的眉毛的每一个动作及可能对周围人产生的影响。

显然,为了使这项“清洗”工作更具效率,在进行的过程中必须要有一位已经跨过“凡人”和“完人”之间分界线的、与无限宇宙相和谐的“完人”为伴。此人知道所有不同的路径,且能带领新旅人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却不采用强迫的方式,而让他自由地选择自己的道路。

一个人的意识就是一所房子,它通常都是在从未被质疑的道德标准的基础上由别人建造起来的,因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们、甚至他们父母的身上。“完人”会摧毁这所别人盖的房子而另外建造一所新的、符合自己的品味和想象力的房子。他将从旧房子的残垣断瓦中挑选出还可以再次使用的东西,把它们和新材料组合在一起,按照自己喜欢的设计,建造一所完全适合他真实个性的房子。人们建造的房子总是与他们意识的层次相吻合。传统的房子老是一成不变,不是正方形就是长方形,上面覆盖以斜顶。他们不断地建造相同式样的房屋。每所房屋就象是一座希腊神庙,有象柱子一样耸立的垂直的墙和金字塔般的斜顶。而现代的建筑技术赋予了房屋更具个性化的空间,它可以是圆形、球形、蛋形、金字塔形、鸟形、树形等等。

一排排一模一样由单调乏味式样的房屋所组成的村落,正好反映出当地居民的意识层次。而且,房屋象征了一个人自行设计程序的能力。黑鸟筑巢永远遵循同一模式而无法改变,因为这项指令已经输入到它的基因代码中了。但是,人却能顺应于周围环境而建造各式各样的房子,他能建造希腊神庙、金字塔、小木屋、雪屋、农舍、钢筋混凝土建造的的摩天大楼、石头造的大教堂以及金属或玻璃制的高塔。

人只不过是部自行设计程序的电脑,他与一部机器相比较并没什么两样。任何一部电脑都可以被输入相应的程序做和我们相同的事情,而且也能像我们一样自行繁衍、自行设计程序。它不仅能生存、工作、自行复制、也能依据经验修改其基本程序,并将这项信息传递给它所复制的电脑后代。

我们甚至可以制造一部“心智觉醒”的电脑,来唤醒现存的那些不具备自行设计程序的电脑,使这项特征得以传递给它们……。

人通过机器开始发现,自己无论是他的器官或是他的行为根本就毫无秘密可言。人所能做的每一件事电脑也都能做,甚至电脑还能做得更为出色。这种情形适用于人类所做的一切,包括艺术创作。目前,已有电脑能够作曲、绘图了……。

我们永远都不会发现有任何人类技能是不能被输入电脑的,甚至与无限相调和的能力也能被设计成程序。这一切的一切是如此的奇妙,而人现在毫无疑问地可以将自己视为一部了不起的机器,并专心致志地通过满足他自己和同伴的需求去追求幸福、实现全面的发展,以期建立一个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幸福、无限和永恒的极乐世界。

——摘自《来自外星人的讯息》系列书籍《迎接外星人》第一章 人们最常提出的问题:“问题二十二:何谓死亡?”

更多详情请立即免费下载《迎接外星人》阅读:https://www.etufo.org/welcome-et/

对此有何意见?欢迎在此发表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