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群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人群分析

0

疫疾无情,人间有情。

武汉肺炎疫情形势严峻,在中国和全世界,不仅仅是医护工作者在前线战斗,广大的科研工作者也在争分多秒地对2019-nCoV进行研究,希望尽快从根本上了解这一病毒并寻找战胜它的方法。

武汉肺炎疫情形势严峻,在中国和全世界,不仅仅是医护工作者在前线战斗,广大的科研工作者也在争分多秒地对2019-nCoV进行研究,希望尽快从根本上了解这一病毒并寻找战胜它的方法。 第1张

近日,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左为团队在 bioRxiv 上在线发表了一篇题为:Single-cell 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of ACE2,the putative receptor of Wuhan 2019-nCoV 的论文。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左为团队在 bioRxiv 上在线发表了一篇题为:Single-cell 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of ACE2,the putative receptor of Wuhan 2019-nCoV 的论文。 第2张

该研究通过单细胞测序RNA-Seq技术发现:武汉新冠病毒(2019-nCoV)的受体ACE2在亚洲男性肺泡细胞中高表达

换句话说,仅从病毒受体方面分析,亚裔人群可能更容易感染武汉新冠病毒,尤其是亚裔男性

Single-cell 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of ACE2,the putative receptor of Wuhan 2019-nCoV 的论文 第3张

2019年12月,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爆发不明原因肺炎,经过病原体分离诊断及二代测序分析,该不明原因肺炎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起的。

值得注意的是,2019-nCoV与SARS-CoV具有较高同源性,后续研究也证实两种病毒通过相同的受体入侵人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CE2)。

目前的统计数据表明2019-nCoV感染患者大多为亚裔男性,虽然这与病毒爆发的地区密切相关,但是2019-nCoV的受体ACE2作为一种基因的表达产物,是否在不同性别以及不同族裔人群中存在表达差异性,从而影响2019-nCoV乃至类似冠状病毒的易感性呢?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单细胞RNA-Seq技术证实这一猜想。

如果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一样,也就没必要恐慌了,关键就是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 第4张

  • 图为2019-nCoV的S-蛋白与人ACE2结合的预测模型

2019-nCoV的严重感染可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和败血症,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先前的研究表明,2019-nCoV与人呼吸道接触后,病毒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便与敏感细胞的表面受体ACE2结合,后者介导病毒进入靶细胞以进一步复制。尽管2019-nCoV与ACE2的结合强度弱于SARS-CoV,但仍远高于病毒感染所需的阈值。

受体的表达和分布决定了病毒感染的途径,而感染的途径对于理解发病机理和设计治疗策略具有重要意义。有研究表明ACE2主要在Ⅰ型和Ⅱ型肺泡上皮细胞(AT1和AT2)中表达。

因此,研究者对在线数据库中的8名正常的肺移植捐献者的肺组织进行了单细胞RNA测序技术(scRNA-Seq)。

他们分析了43134个细胞,并进行了聚类分析,又针对每个个体,基于标记基因而划分为8-11个不同的细胞簇。

他们分析了43134个细胞,并进行了聚类分析,又针对每个个体,基于标记基因而划分为8-11个不同的细胞簇。 第5张

紧接着,研究者分析了ACE2在每个个体中的细胞类型特异性表达模式:

  • 对于所有供体,ACE2在所有人肺细胞中的表达率为0.64%,大多数ACE2表达细胞(平均83%)是AT2细胞(平均1.4±0.4%的AT2细胞表达ACE2)。
  • 其他表达ACE2的细胞类型包括AT1细胞、气道上皮细胞、成纤维细胞、内皮细胞和巨噬细胞。
  • 然而,它们表达ACE2的细胞比率较低,且在个体间存在差异。

研究者分析了ACE2在每个个体中的细胞类型特异性表达模式。 第6张

为了进一步了解表达ACE2的AT2特殊细胞群,研究者进行了基因本体富集分析,通过与不表达ACE2的AT2细胞进行比较,从而研究哪些生物学过程与该细胞群体有关。

令人惊讶的是,多个病毒过程相关的生物学过程与之存在联系,包括“病毒过程的正向调节”(P值=0.001)、“病毒生命周期”(P值=0.005)、“病毒组装”(P值=0.03)以及“病毒基因组复制的正调节”(P值=0.04)。

在ACE2表达的AT2中高度表达的病毒过程相关基因包括:SLC1A5、 CXADR和CAV2等34个基因。

因此,2019-nCov似乎已经极其巧妙地进化到劫持AT2这一细胞群体,以便其复制和传播

研究者进一步探究了供体特征及其ACE2的表达模式的关联性,但未检测到ACE2表达细胞数与捐献者年龄或吸烟状况之间的关联。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名男性供者的ACE2表达细胞比例高于其他6名女性供者(1.66% vs. 0.41%)。

武汉肺炎感染人群为男性

此外,ACE2在男性供者中的分布也比女性更广泛:男性肺中至少有5种不同类型的细胞表达ACE2受体,而女性肺中仅有2~4种。

这一结果与疫情调查结果高度一致,调查显示,确诊的2019-nCov感染患者大多为男性

新型肺炎哪些人群不易感染?

科学研究人员还注意到,唯一的亚洲供体(男性)的ACE2表达细胞比率,远高于白人和非裔美国人的供体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2019-nCoV大流行,以及SARS-CoV大流行,都集中在亚洲地区

总而言之,该研究通过单细胞RNA测序技术,以单细胞分辨率报道了ACE2在人肺中的RNA表达谱,并经过统计分析表明ACE2受体与性别和族裔相关。

客观解释了当前2019-nCoV男性感染患者较多的临床统计数据,同时也解释了2019-nCoV在亚洲地区大流行的生物学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该研究分析的样品过少,仍有待进一步研究确认。

外星人耶洛因揭密细菌感染式全球种族灭绝计划

2019-nCoV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最早的已知病例出现于2019年12月1日。

首个前往医院就诊病例的症状,发生于2019年12月8日。

但是,外星人耶洛因早在2015年8月22日,通过心灵感应传达给使者雷尔,揭密了美国、以色列和一些北约国家军队,在同谋一个最高机密计划,即细菌感染式全球种族灭绝计划。

以下是2015年8月22日 来自雷尔弥勒facebook的消息:

外星人耶洛因揭密】美国、以色列和一些北约国家军队正在同谋一个最高机密计划,即细菌感染式全球种族灭绝计划,这将不需要发动任何战争。

他们的计划是传播一种人造病毒以杀死所有非白种人与非犹太人。

传播方式非常简单,原材料很容易获取,并且可以非常少量地加入正常食物及原材料,从而便于运输。

细菌公司能够只针对非白种人与非犹太人。

不过这对以色列政府来说有个小问题,那就是大部分的巴勒斯坦人事实上从基因上来说是真正的犹太人因为他们的祖先是犹太人,而大部分的以色列人没并有真正犹太人的基因特征,因为他们事实上是那些皈依犹太教的中欧人的后代。

所以解决办法就变得更为复杂,他们得研究出一种疾病可以杀死除了白种人和犹太人以外的所有人。

该行径自然会被伪装成大家熟知的霍乱或者伤寒之类的病症……

他们将打着拯救人类的旗号,强制所有白种人和犹太人接受真正的疫苗。

而虚假无效的疫苗将以“人道救援”的幌子输送给所有非白人国家,甚至其中还可能还包含一些其它成分,使得病症更为致命。

美国与以色列军方已经开始在非洲,以及最近在叙利亚测试这些“武器”了,并且将会开始测试真药与假药。

美国、以色列以及那些北约国家的最终目标是在一个没有黑人、阿拉伯人、亚洲人的世界里建立一个新的帝国,再也不会有原生居民的干扰,也不必制造核战争而导致星球的毁灭。

耶洛因揭密3#ElohimLeak:美国&以色列计划细菌感染式全球种族灭绝 ▼

扩展阅读:

对此有何意见?欢迎在此发表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