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众不同?弥勒教导如何与众不同的最好方式

0

如何与众不同?弥勒教导如何与众不同的最好方式

雷尔运动创始人雷尔弥勒所做的另一个提问:有些人虽然对《来自外星人的讯息》无动于衷,但却热心于社会公益以增进他人之幸福。这些人他们到底肩负了什么样的使命?我们又该为他们做些什么事?

以下是雷尔弥勒所作的回答:我们会传播《来自外星人的讯息》给他们,因为雷尔利安与众不同,不人云亦云,雷尔利安是牧羊人,但是如你所知,有些羊儿行善并非出自他们的自主思惟,他们行善仅仅是因为跟随“潮流”。

当追随希特勒蔚为潮流的时候,他们就跟着作恶多端。所有人追随希特勒的德国人真得相信自己是在行善。他们百分百相信自己正为德国大行其善。他们深信自己所为是顺乎天理的事。屠杀犹太人的时候,他们认为自己正为保护德国而做着义不容辞的事。

那些英国人,有的杀戮印度人,而有的则跟随甘地,无论何者,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的。跟随着天皇去杀戮、凌虐中国人的日本土兵,他们真心以为自己正大行其善呢。所以,世上没有人是恶人,他们不过是被导引到错误的道路上,他们不过是跟着潮流走。

911恐怖事件之后,追随乔治布什蔚为一股潮流,所以美国人就跟着这股潮流去杀害其他人?并将另一些人下到关达摩拉的监狱(不适用法律?未经起诉、审判即可将人长期羁押的军亊监狱)。在伊拉克的美国士兵是真心以为自己正大行其善的。正如俗话所说:“通往地狱之路是用善意铺成的。”这句话点明了问题之所在——羊儿从不思考而只会盲从。

二战之后当希特勒去世而德国人醒悟到自己在那段期间的所做所为时,他们深觉憾恨的说:“我们并不知道啊。”但毕竟他们仍是做了那些恶事。当初那们是百分百确定自己所行为善啊。所以这正是问题之所在。

人类中,约有4%的人会和雷尔人一样思考并质问:“等一下,这样做不好。”在美国,正是这4%的人表示他们不愿到伊拉克作战。他们之中有些人因不愿加入军队前往伊拉克而入狱,有些人因不愿加入军队为布什服务而逃往加拿大寻求政治庇镬。在德国虽有极少数人像辛德勒一样不頋盲从,但绝大部分的人沓是只会盲从于当时的潮流。

这就是人类社会中的“潮流”其危险之处,也正是为什么对于人类中那4%的高智能者而言,“绝不许自己被潮流带着走”的锻练是如此重要的缘故。你们必须在亊物的每个层而上锻练自己,使自己不同于凡俗?即便在最细微的枝节上亦应如此。当每个人都听某种音乐,这就是“潮流”,此时你就该试着去听听别的。当每个人都在疯某部电影并叫你非看不可时,那你一定要找另一支片子瞧瞧。

当我看到人们在某家戏院或商店前大排长龙时,我绝不会想去参一脚,因为我不想成为羊儿。如果每个人都穿白色的衣服,我就会换穿粉红的。我之所以穿白的?是因为当下没有人穿白的。我不希望自己和其他人没有分别。

明天你可以穿白的,也或许所有的雷尔人明天都想穿白衣服。如果这事当真发生,那我肯定会换穿粉红色的衣服:p

然而我非常高兴,因为你们每个人都做了一些与他人不同的事。当你锻练自己与别人不同时,其实你正锻练着自己的意识。在每一件事情上锻练自己!

在你的外观容貌上、在你的性爱方式上、你所吃的柬西、你所听的音乐?在你所有的行亊上都不要追随羊群。此外,当你行事与他人不同时,你其实也正试着去创造有趣的亊物。所有伟大的发明都是由那些决意特立独行的人所创造的。

当你锻练自己不去跟随羊群时,你的智能将会因此提升。每当有人告诉我“这就是我们行之多年的方式,所以我们今后也必须这样继绩遵循”,我就会想要有所改变。我到哪儿都是这么行亊的。所以请切记,行事别像只羊儿。你是个牧羊人!

如何与众不同 

对此有何意见?欢迎在此发表您的想法!